Browsed by
Tag: 矽谷

不睡才是死亡的表亲!矽谷健康观念大转向、睡眠科技嗅商机

不睡才是死亡的表亲!矽谷健康观念大转向、睡眠科技嗅商机

过去的矽谷强调工作比休息还重要,若一天花三分之一时间睡觉,那就是在浪费时间,企业家与执行长们总吹嘘自己每晚只睡4个小时,而这种态度也渗透到所有渴望成功的人身上。着名饶舌歌手暨创投家Nas就说:「我从不睡觉,因为睡觉是死亡的表亲。」

但随着智慧装置与感测器将健康量化,从行走距离到食物卡路里都能监控。继健身与饮食後,生活中仅剩下「睡眠」需要调整。2015年,美国穿戴装置商WHOOP发布首款智慧手环产品,掀起睡眠科技风潮,而後智慧戒指Oura Ring、睡眠科技公司8 Sleep的智慧床包(Bed Cover),也风靡於群众募资平台。

疫情所趋,长时间待在家的人们重新评估生活方式并更重视健康,8 Sleep的智慧床垫Pod Pro更是一炮而红,吸引逾20位科技创业家投资,该公司至今共募得1.5亿美元资金。床内感测器除了能购侦测心率、追踪睡眠阶段(轻度、快速眼动期、深度睡眠的时间),床垫更具备定时定温功能,透过网格状水循环系统,可动态调节在13~38°C左右的区间。

Pod Pro也会分析使用者睡眠习惯,打出1~100「睡眠健康」分数,并提供睡眠建议,让人们无论昨晚睡得如何,都能够分享自己的睡眠故事,是客户不仅作为产品粉丝,更想成为8 Sleep投资者的重要驱力。

除了运动,「睡得好」也是健身的一部分,当疫情下的生活离不开网路渗透、资讯密集的线上环境,科技能从睡眠方面缓解你的焦虑与压力。

责任编辑:吴佩臻、苏柔玮…

仅19%的人愿意回办公室上班!矽谷工程师眼中一场史无前例的员工革命 如何发生的?

仅19%的人愿意回办公室上班!矽谷工程师眼中一场史无前例的员工革命 如何发生的?

Image Source:unsplash

文/鲈鱼

在这扇窗子面前坐了602天之後,我终於第一次回到办公室上班。回去是想看看老朋友,也顺便给点面子。结果老朋友没看到,面子给了也没人知道。

从七月1号园区就开放回来工作,也许是试水温作为下一步计划的蓝。当然这是自愿。最早说是九月1号全面回来上班,後来延到十月,现在延到明年一月。这一延再延,也许是为了疫情,也许是为了不愿意告诉我们的原因。而这个现象在矽谷非常普遍。

Image Source:方格子/鲈鱼

要回去当然是还是回到原本属於自己的那个老座位。走进办公室就像进入一座鬼城,那层楼有近两百个座位,那一整天包括我在内,只有两个人,我比在家工作还要寂寞。老早就在媒体上看到矽谷没人要回去上班,现在多少得到一些印证。

厕所的感应器又恢复到以往的敏捷,里面也又播放着轻摇滚,拿铁跟卡布奇诺仍是一大早就在准时那儿等着顾客上门。中午跑一趟餐厅更让我感动⋯⋯所有的餐点都是两块钱一份,餐厅的服务人员比员工还要多,大家全部戴口罩,对每一位顾客都非常亲切地招呼。

回到过去专门用来给员工休息和自习的楼层,里面仍摆设着雅致的沙发、高脚工作枱和吧枱,就像IKEA的陈列室。这里提供自取的烈酒和高档零食,可是一整天没有一个人走进来。好像有人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在那儿等你来,可是没人知道,也没人在乎。

这里的工作空间是家里的几十倍大,网路永远不会断,也绝对比家里安静。如果需要开会,所有的会议室都已经升级为 Zoom 的专用会议室。

可是这样的办公环境为什麽没有人愿意回来?

Image Source:方格子/鲈鱼

史无前例的抗拒潮 

距离明年必须全体回到公司上班的日子只有不到两个月,可是民调显示只有19%的人愿意每天回来上班。剩下的81%有一半希望永远在家工作,一半愿意弹性回来。矽谷在乎数字,如果有一半的员工不愿意回来,两个月後要如何收场 ?私下问过的同事几乎都不愿意回来,问到如果必须要回去怎麽办,答案只有「换工作」三个字。事实上很多人根本不用等到那一天就先跳槽了。现在市场好得很,早点跳先抢好的,免得到时候挤破头。

当然每一个人不愿意回来的原因都不尽相同,这些後面我会归类讨论。

总之,看着拒不回办公室的浪潮日渐升高, Google、Facebook、Apple、亚马逊、微软⋯⋯每一家都把必须回到办公室的日子一再向後推延,话也越说越软。亚马逊才宣布不再坚持必须回来上班,把这个烫手山芋推给各个部门自行决定。

这个现象已经在矽谷全面发酵,最後被迫改变的不会是员工,而是雇主。这是一场科技公司史无前例的员工革命。

综合几篇报导的重要数字 ,我们就不难了解革命是不是真的正在酝酿中:

◆疫情之前 70% 的科技公司都要求员工必须全面在公司上班。

◆现在有几家公司仍旧坚持不得而知,但很快就必须要公布答案。

◆如果雇主加薪三成鼓励员工回来,67% 的员工会选择「不必了」。

◆如果雇主强制规定回来上班,50% 的员工说他们会辞职。

这麽大的变化在两年前是没有人能够想得到的。到底是什麽力量在过去的20个月改变了这一切 ?

答案是「成果」两个字。

不要再跟我谈生产力

过去矽谷大型科技公司一直不敢全面推行长期在家工作的原因,是担心产能会受到影响。除了个人生产力,矽谷更在乎的是整合、沟通与群策群力,这些都非常需要面对面在同一个空间里建构──但是这个理论从来就无法证实,也无法实验,以至没有公司敢冒风险去挑战。直到疫情来袭必须全面一夜净空,在完全没有准备,毫无测试也毫无讨论空间的情况下,矽谷的办公室一夜之间全部空了,可是一切仍需照常无缝运转──这些,每一家都做到了。这长达20个月的测试到今天都没停,没有人敢否认这样的测试够长、够彻底、够有说服力。

结论是:产能不但没有受到影响,每一家科技公司业绩跟股票都爆涨。所以员工都开始质疑:为什麽我不能用这样漂亮的成绩单来交换自由?

的确,在家工作沟通方面仍会有一些损耗,可是这些都已经用加长工时补齐了。以前下班就走人,人去楼空之後别人也不好意思继续追杀到家里。现在没有下班这件事,那些没有了结的事也就不知不觉在晚饭後继续悄悄进行。所以严格地说,损耗的代价已经由员工承担了,只要按时交出成果,只要公司达到预期业绩,过去那一套妨碍产能的陈腐理论就不应该再成立。所以你没有理由要我回来。…